Skip to main content

im体育官方网站sb体育im靠谱吗

2021-06-10 18:14 浏览:
近日,已经举办了两届的“狐友国民校草大赛”在搜狐视频上开启了“2020狐友国民校草大赛”的全国海选,受到疫情影响,这一届大赛采用了“校草云面试”模式,参赛选手和面试官的交流及才艺展示都通过搜狐视频的视频分屏直播技术对外展示,而这一创新也带来了意料之外的成果,让海选过程有了更多看点。   自从三年前偶像选秀综艺的崛起,造星类的娱乐内容就又一次重新杀回主流市场,随着时间的推进和从业者对造星的理解加深,我们看到了不同形式和多种目的的选秀节目,而现在正处在海选阶段的“2020狐友国民校草大赛”,似乎也有着更多的深意。   注意到“2020狐友国民校草大赛”(以下简称“校草大赛”),原因是它看起来有些与众不同。说它是一档选秀节目,其海选阶段选择用直播形式打造“校草云面试”环节,就脱离了传统选秀综艺的形式,说它是一场大型直播活动,其中的内容流程设计又与节目一般无二,这种难以简单定义的特别,是吸引读娱君了解它的初始动机,而在看过这场大赛后,我们也逐渐明白了是什么让它看起来与众不同。   “关闭美颜”是这次“校草云面试”阶段活动官方的要求,通过报名参与的选手,在线上直播面试阶段不允许开美颜,这一点就十分有意思。其本意可能是要求选手展示真实的自我,从而凸显选手们在颜值、才艺、才华上的真材实料,这就与许多线上娱乐内容不大相同。   同时,这样的要求也表明,这个“校草大赛”是比较关注选手的线度无死角,以备最终脱颖而出的选手能够直接签约成为搜狐艺人。   另外,在这届“校草大赛”的“校草云面试”阶段,其也借助搜狐的视频分屏直播技术,实现多地同步直播,三位参赛选手和一位评审同时连麦,也让每一场“面试”都避免了“剧本”的安排。在不少造星节目和活动中,恶意剪辑和剧本化的安排都是被诟病的一点,“校草大赛”用分屏直播的形式,让观众能看到评审和选手的实时反映,既可能多出了不少看点,也让整个比赛的观感更加真实。   真实,应该说是这届“校草大赛”在初期最突出的关键词,虽是在搜狐视频这样的平台上呈现,但这一关键词的强化让其不再像是一档真人秀节目,而是一场大型直播活动,将比赛全程都完整地还原给观众,也可能另辟蹊径地对年轻人产生强吸引力。   今年不是搜狐第一次做“校草大赛”这样针对年轻人群体的活动,在2016年其举办首届“狐友国民校花大赛”时,就有着多方面的思考,一个是想要把这样的大赛做成一个品牌IP,一个就是为了推广自身的社交产品狐友,搜狐CEO张朝阳曾经对媒体表示,“狐友和校花大赛几乎是孪生的,当时校花大赛推出就是有(为)狐友的想法。”   经过五年的时间,如今校草/校花大赛确实有了一定的品牌性,而随着逐渐的摸索,搜狐继续保持每年做这个活动的原因也发生了变化。   我们都知道,2015、2016年开始搜狐在自制剧方面迎来了高光时刻,《无心法师》《法医秦明》等剧集的叫好又叫座,之后《无心法师2》《刺客列传2》等高口碑作品接二连三上线,《端脑》《拜见宫主大人》这样的破次元作品也继续加深年轻人的喜爱,都使其坚定了走“小而美”的内容自制战略,而“小而美”的定位也让其对剧集产业链条的布局开始思考,这就是我们如今还能看到“校草大赛”的原因之一。   每年从校草/校花大赛选出的前十名,都有机会签约成为搜狐艺人,出演搜狐视频的自制内容,这一方面保持了搜狐在艺人资源获取上的可持续性,同时也能降低剧集的艺人成本,从而把更多资金放在内容打磨上。   另外,搜狐自制内容所擅长的悬疑、爱情甜宠两大品类,目标受众基本都是年轻群体,而校草/校花大赛也都是面向年轻人的活动,这样目标受众的重合也会形成对年轻人的包围之势,无论是娱乐活动还是娱乐内容,年轻人喜欢的搜狐都有涉猎。   而在当下这个时间节点来看,搜狐做今年这样的“校草大赛”,也有了更多的含义。在6月初,张朝阳“身先士卒”在搜狐视频上开启了个人直播,这本身就有着为搜狐视频进军直播领域做宣传的意味。在这样的背景下“校草大赛”也选择用直播开启“校草云面试”,也可以理解为充当平台长视频与直播内容之间的过度层,用长视频常规的内容类型引导平台用户对观看直播养成习惯,促成用户到搜狐视频上看直播的品牌印象,这也是这次“校草云面试”的意义之一。   在张朝阳看来,直播已经从秀场模式进入大众模式,直播能够给人们的生活方式提供新的选择,因而搜狐视频决定进入直播领域,主打价值直播,用有价值的直播内容给用户带来更多观看选择,那么像“校草大赛”这样有一定娱乐性但同时也能对年轻人起到鼓舞作用的内容,也正是搜狐视频会持续做下去的。   用搜狐视频探索直播是今年搜狐相对比较大的一个动作,但这并不是搜狐对于娱乐产业的全部思考,像是前文提到的狐友,也是搜狐在同步推进的社交产品。在这届“校草大赛”中,用户在搜狐视频上看直播,还可以在狐友中关注选手、为他们“打call”并互动,就是利用“校草大赛”这个品牌IP为狐友导流。   那么在结合近一两年搜狐的多方面动作,我们也就不难看出其正在搭建的娱乐生态架构——媒体+娱乐内容+社交,三大板块共同推进形成一个专属于搜狐的视频娱乐生态闭环。   举个例子,在媒体侧,除了搜狐的新闻资讯类产品,搜狐视频去年开始推动的PGC短视频内容,就是用短视频分发满足用户对视频资讯的基本需求。包括其鼓励的UGC、Vlog类自媒体短视频,也都在为用户提供更多视频化的媒体内容选择。   在娱乐内容侧,其坚持的“小而美”自制策略,用垂直品类的高品质内容逐渐深入渗透目标用户,一旦有出圈爆款就可能为搜狐的视频娱乐生态体系吸引新的用户,也就是说娱乐内容尤其是高品质自制内容,会成为这个生态的新用户抓手。   在社交侧,其社交产品狐友、直播产品千帆更加面向年轻人群体,通过年轻化的运营把用户沉淀到社交产品中,圈住生态体系中的年轻用户,像是这次的“校草大赛”就是运营手段之一,而搜狐视频新主打的价值直播则吸引更多大众用户,通过直播内容拉高用户的粘性。   简单来说,就是优质内容串联起三大板块,构成用户在搜狐视频娱乐生态内的流动闭环,这也会提升搜狐在广告、营销等商业运作方面的能力,成为搜狐在互联网下一程的泛娱乐竞争力。   随着5G时代脚步的靠近,搜狐搭建起的视频娱乐生态闭环会更符合时代的趋势,长、短视频+直播社交满足用户的视频娱乐需求,可以进一步争夺用户的休闲时间。而从图文时代到视频时代转变的这个角度来看,搜狐积极布局视频化、娱乐化的产品与内容,也是抓住了市场的脉搏,对于计划在今年扭亏为盈的搜狐来说,这样的布局也许真的能找到自身增长的第二曲线,迎来全新的高光时刻。